全球最大飞机循环再制造基地即将投用

来源:中国民航网 2018-06-11 09:16

6月5日凌晨4时许,一架服役20年的空客A320飞机穿破晨雾,平稳降落在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这架编号B-2373的空客A320来自成都,这是它最后一次执行飞行任务——作为中国飞机循环再制造基地引入的首架待拆解飞机,B-2373的到来标志着设立在哈尔滨的全球最大、亚洲首个飞机拆解基地即将投入正式运营,中国航空产业正翻开崭新的一页。

“中国正在向航空大国迈进,中国飞机循环再制造基地的投用,意味着我国航空产业链的进一步完善,航空产业竞争力的进一步提升。”中龙飞机拆解基地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育泽说,以高科技为支撑发展航空领域循环再制造产业,是构建新时代经济的重要内容,必将为我国及黑龙江航空产业发展作出新贡献,为实现老工业基地振兴提供新动能。

飞机循环再制造基地全球最大

中国飞机循环再制造基地占地面积30万平方米,总投资20亿美元,是中龙飞机拆解基地有限公司在国内建设的第一家飞机拆解基地。目前基地一期工程已完工,年可拆解飞机20架。

飞机循环再制造基地项目从2016年开始动工,仅用一年多的时间就已建成维修机库、航材仓库、动力站、特种车辆库、危险品库、综合办公楼等9个单体工程。7.8万平方米的停机坪完全按照机场跑道标准修建,能停放15架空客A320。

上午5时许,在一辆“平头”牵引车的拖动下,空客A320被拖至与机场一道之隔的中国飞机循环再制造基地的维修机库。随后,它将在这里被拆解为成千上万个零部件,进入全球二手航材市场。

“平头”是飞机牵引车的独有特征,为的是不挡住飞机驾驶员的视线。尽管其体量与飞机相比差距巨大,但牵引车的“力气”却不容小觑。据介绍,这台牵引车产自威海,身价高达260万元,其最大牵引力达500吨,拖动自重几十吨的空客A320自然不在话下。

维修机库是基地内最大的单体建筑,长123米、宽65米、高26米,面积相当于一个半足球场大小。机库内没有一根柱子,可以轻松地同时“吞进”3架空客A320或者一架波音747和一架空客A320。

基地工作人员说,无论是场地面积还是硬件设备,位于哈尔滨的中国飞机循环再制造基地都堪称全球第一。截至目前,基地已接到10余笔来自全球的飞机拆解订单。

飞机“经济退役”增值20%

空客A320系列飞机是欧洲空中客车公司研制生产的单通道双发动机中短程150座级客机,也是国际民航市场的主流机型,产量仅次于波音737。

一般来说,民航飞机的寿命指标有三个,飞行寿命在6万小时左右,飞行起落寿命一般在4万至6万小时,使用年限一般在25至30年。这三个寿命指标,哪一个先达到,就以哪一个为准。

昨晨抵哈的空客A320的产权人是中龙飞机拆解基地的母公司中国飞机租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此前一直被四川航空租用,目前已到租期,共飞行了近20年,飞行时间已超过5.8万小时。

“如果按一个人能活90岁算,这个飞机的年龄大概相当于70岁。尽管它再飞个10到15年都没问题,但它的经济使用寿命到了,拆解的经济效益更高。”李育泽说。

李育泽介绍,飞机淘汰有“技术退役”和“经济退役”两种情况。前者是使用年限达到设计指标,后者则是因为“高寿”飞机面临更高的维修保养费用和更多的油耗,失去了继续使用的经济性。这架空客A320就属于后一种情况。

“当飞机面临退役时,拆解往往比继续运行的经济效益更高。”李育泽说,以空客A320为例,其购买价格在3000万到5000万美元。使用20年后,二手市场的价格为1000万美元左右。如果拆解后在市场出售二手零件,总售价至少为1200万美元,增值20%。

飞机拆解全球年产值百亿美元

目前,飞机拆解业已是一个高速增长的庞大市场。2014年以来全球范围内可回收、拆解的飞机每年超过1000架,一架飞机有大约90%的零部件或材料能被回收再利用。全球飞机拆解行业每年约有近百亿美元的收益,堪称朝阳产业。

据悉,中国飞机租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此前已全资收购了总部位于美国田纳西州的一家飞机拆解公司,在飞机拆解行业有着丰厚的技术储备。

“在中国飞机循环再制造基地落户哈尔滨之前,世界上的30多家飞机拆解基地全部位于欧美发达国家。”李育泽说,“我们选址在哈尔滨,是因为哈市的航空产业历史悠久,氛围浓厚,有专业的人才储备,这是极富吸引力的软环境。从地缘上看,哈市地处东北亚经济的核心地带,有着独特的地理优势和商业契机,有利于飞机循环再生产业发展壮大。”

李育泽说:“哈尔滨基地投产运营后,能够充分满足国内航空公司对主要航材的需求,比从国外购买航材降低成本,可更及时地更换疲劳部件,增加飞行安全系数,促进航空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仅如此,我们还筹划在哈尔滨设立国际航材交易中心,积极参与国际航材市场竞争,促进一直被西方国家垄断的航材交易市场的重心东移。”

循环利用,拆出来的新经济

今后,在中国飞机循环再制造基地,既可以将不适合客运飞行的适航客机改装成货机继续飞行,也可以将老旧飞机的适航部件直接循环利用或经维修、再制造后循环利用。对其他无直接利用价值的部件、材料,可进行资源化高值利用,整个生产过程洁净环保。

李育泽还说,飞机拆解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大卸八块”,而是取出飞机中还有利用价值的机械零件、仪表等经测试安全后重新利用。以空客A320飞机为例,至少可拆解出1000多套可重复利用的零部件,而剩下的机身也是众多商家垂涎的“投资品”。一般来说,飞机拆解后,其壳体、座椅、厨房、厕所、照明、制冷等设备都会原样保留,整体提供给市场用做别具一格的办公楼、咖啡厅,甚至住宅。目前,已有20多家投资商找到基地要求提供拆解后的飞机机身。

据悉,中国飞机循环再制造基地雇佣的美国飞机拆解工程师已在来哈途中。首架飞机的拆解工作预计在8日启动。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
2017循环经济
展览会、论坛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