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工作邮箱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

荷兰政府提出,到2050年实现100%的循环经济!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18-04-12 14:23

“中国的进口禁令让我们措手不及。长期来看,我们理解中国加强环境治理的决心;但短期来看,这确实给我们带来了麻烦。”近日,荷兰基础设施和水管理部循环采购战略顾问Joan Prummel说道。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废金属、塑料和纸张的回收利用国。但随着中国对“洋垃圾”的进口禁令于2017年12月31日正式生效,4类24种固体废物已全面禁止进口,这给欧美以出口为导向的垃圾治理模式画上了句号。

“我觉得,中国做出了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Prummel称,欧盟将垃圾通过远距离的海运送往中国并不是最佳做法,这造成了很大的能耗,“我们应该想办法在自己的国土上寻找答案”。

Prummel说,荷兰还在研究解决办法,短期来看,可能会考虑寻找新的替代市场,但这绝不是长期发展方向。实际上,荷兰已具备垃圾处理的先进技术,只是产能不足,希望以中国的禁令为契机,发展更加完善的循环经济。

既然相信自己的垃圾处理技术,荷兰是否会帮助欧盟“变废为宝”呢?Prummel对此回应称,这是一个经济问题。“我们首先要解决自己的问题。如果我们的方法可行,也许可以帮其他国家建立自己的处理厂,或者是进口它们的垃圾进行处理。”

从荷兰外交部了解到,在荷兰首相吕特近期对华访问期间,循环经济将是双方商讨的重点议题之一。荷兰基础设施与水管理大臣戴克斯玛去年来华时曾表示,随着走上循环经济的道路,荷兰的货物贸易将受到影响,要保证两国贸易的顺利来往,就必须及时了解对方的规定和质检情况,并联手制定新标准。

为了推广循环经济的理念,并寻求广泛的国际合作,荷兰将于6月11日至14日在霍夫多普市举办循环经济周,现已向12个国家发出邀请,除美欧等发达经济体外,还有以中国和印尼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

面向2050的循环经济议程

荷兰是欧洲最早实施垃圾分类回收的国家,垃圾资源化率和回收率享誉全球。当很多欧盟成员国还在为2020年实现50%的垃圾回收率而努力时,荷兰在2013年就达到了51%,如今已达到约80%。

荷兰政府在“循环经济2050蓝图”中提出,到2030年将主要原材料的使用量减少一半,到2050年实现100%的循环经济。届时,原材料将必须被有效地使用和再利用,不允许给环境带来任何有害的排放。如果需要使用新的原材料,必须要采用可持续的方式,不允许对环境和公共健康造成任何损害。

“荷兰是一个高人口密度的国家,我们必须采用创造性的方式来利用资源。”荷兰基础设施和水管理部国际事务司副司长Henk Snoeken指出,荷兰拥有1700万人口,国土面积仅有4.18万平方公里,有限的空间和资源决定了荷兰必须走循环经济的道路。

“循环经济2050蓝图”称,在过去的100年中,人类对原材料的需求发生了爆炸式增长:天然或合成材料增长了34倍,矿物质增长了27倍,化石燃料增长了12倍,生物质增长了3.6倍。这造成了巨大的能源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

“随着人口的进一步增长、新兴市场中产阶级的崛起以及新技术对某些原材料的需求,这一增长还将继续下去。”Snoeken说。据联合国的计算,如果按现在的使用方式,到2050年原材料消耗量将是当前的三倍。

原材料的快速消耗让资源匮乏的荷兰深深感到不安。“循环经济2050蓝图”指出,在欧洲需要的54种材料中,90%都依赖进口,主要是来自中国。在荷兰,68%的原材料都要进口。“原材料的稀缺将加剧地缘政治紧张。反过来,地缘政治紧张将抬高原材料价格,影响供应链安全,给荷兰和欧洲经济的稳定带来冲击。”Snoeken说。

为了解决国家发展的隐忧,荷兰政府已明确提出面向2050年的循环经济议程,未来要先从五大领域开始推动循环经济,分别是生质能、塑胶、营造、零售和生产。

循环经济助推荷兰GDP增长

同时,荷兰也视循环经济为未来的发展机遇。据荷兰国家应用技术研究院(TNO)初步评估,循环经济将让荷兰所涉及的各个领域每年增加73亿欧元的营业额,创造5.4万个工作岗位,并将所需原材料减少10万千吨(kt),相当于荷兰每年进口原材料的四分之一。

荷兰的循环经济到底是什么?Snoeken解释,“我们将重新设计营运模式,尽可能有效地利用原材料,将用过的产品回收再利用,将耗损降到最低,减少浪费及对环境的负担。”他指出,这意味着在产品设计环节就要考虑到回收问题。

Snoeken的助手当场展示了自己的Fair phone手机。他说:“这是政府采购的。这款手机采用模块化设计,如果坏了,自己就可以动手修理。如果想要升级摄像头,也只需要换零件,不用换手机。这就减少了浪费。”

Snoeken强调,循环经济的成功将有赖于荷兰的企业家精神。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17年全球创新指数中,荷兰位居第三名。事实证明,嗅觉灵敏的荷兰商人早就发现了循环经济领域的商机,在生活垃圾回收、污水处理等细分领域进行技术研发投资。

目前,荷兰有超过700家企业从事回收业务,包括30家制造企业,如Bollegraaf、Bronneberg、Hermion等。从事金属回收的有155家,从事塑料回收的有60多家,专注于垃圾管理的有130家。此外,还有30家企业在从事将垃圾转化为能源的业务,为荷兰提供了近12%的可持续能源。

对荷兰企业来说,海外发展是必然的道路,而中国是它们最为向往的市场之一。据了解,在吕特的访华商贸代表团中,将有13家涉及垃圾处理和循环经济的企业。

变废为宝者

在荷兰商人眼中,没有垃圾,一切都可以变废为宝。

全球每年约有10亿个废弃的轮胎,造成约1350万吨固体垃圾。但一家名为“黑熊”(Black Bear)的企业却看上了轮胎中20%—25%的炭黑。该公司研发出了一种回收方法,回收出来的高质量炭黑可以重新用于生产轮胎,在这个过程中,还能产生油气等副产品。

黑熊的财务和商务负责人Clare Song表示,公司目前仅有一条生产线,位于荷兰,每年回收1.5万吨轮胎,生产5000吨炭黑。在全球每年1400万吨的废旧轮胎市场上,仅占0.5%。如果能够寻找到更多合作伙伴,那么潜力将是巨大的。

但她也承认,当前最大的挑战是客户担心他们无法提供足够的炭黑。“米其林轮胎一次就需要收购36000吨炭黑,以保证各地的工厂有充足的货源。尽管我们已经获得了米其林的认可,但显然我们无法直接向其出售这么大规模的炭黑。”当前,黑熊正准备在德国建另一条生产线,其规模将是荷兰工厂的四倍。

Song说,公司正处于商业化的初期阶段,年利润还很低,但随着产能的扩大,将可以接下更多的订单,因此,未来的盈利能力看好,特别是当国际油价上涨时,以乙烯焦油为原料的炭黑企业受压,而黑熊从废旧轮胎中回收炭黑的成本却非常有限。那么,油价下跌时又如何呢?“这确实有影响,但即便是油价跌到30美元/桶,我们的商业模式也是可行的。”

城市人口迅速膨胀,垃圾“产量”极为可观。一家位于Westrgasfabriek公园、名为“垃圾改造者”(The Waste Transformers)的企业却提出了就地处理的解决方案。他们从周围的10个餐厅、2个剧场、1个小型酿酒厂和许多创业公司收集厨余垃圾,就在公园内将这些有机垃圾降解处理,产生的沼气可以为园区提供部分电力。

垃圾改造者公司CEO Lara van Druten指出,“在荷兰,从垃圾生产地到垃圾处理地,平均有80公里的运输距离,这造成了大量的能源消耗。我们希望改变这个局面。”她强调,她的处理设施占地不大,能耗极低,没有异味,不会给环境造成任何影响。

她认为,在很多经济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垃圾处理设施缺乏,道路基础设施薄弱,公司的商业模式将发挥更大作用。目前,该商业模式已推广到南非、塞拉利昂等国。她说,希望有一天也能进入中国。她尤其看好有大量大型游轮停靠的天津港。

至于盈利模式,她指出,垃圾改造者可以从多个渠道获得收入:第一,向用户收取垃圾回收费;第二,将沼气产生的电卖给园区;第三,把厨余残渣卖给化肥生产商。

专家观点

关注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官方微信
2017循环经济
展览会、论坛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