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工作邮箱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

文一波:两网融合下的固废行业大循环

来源:中国固废网2017-12-18 14:44

从1993年成立至今,桑德集团在环保领域已深耕24载,在水务、固废处理、新能源等领域不断积累经验、开拓创新,为产业发展提供了大量可借鉴模式。12月15日,在“2017(第十一届)固废战略论坛”中,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表示,桑德正在尝试新一轮的创新——在固废行业建立一个更大的循环圈。

4.jpg

垃圾分类+互联网环卫

文一波将垃圾分类和互联网环卫作为这个固废大循环的入口。自从近年中央提出在全国大力推广垃圾分类以来,全国做了很多尝试,也出现了一批垃圾分类的示范项目。但在文一波看来,很多案例中,基于一个APP的垃圾分类模式很难持续。“垃圾分类成功的标准是是否可以持续做下去,靠的是内生的力量,而不是靠行政的高额补贴。”

目前,我国垃圾分类有两个难的痛点,一是源头分类,二是终端处置。有的地方推行很久仍然无法提升分类效率,有的地方在小区分类了,离开小区却又倒进一个车里送到填埋场。文一波认为,要解决垃圾分类问题,首先要回答“垃圾分类到底要分出什么东西”。是干湿分离还是越细越好?分开后,后面有没有相对应的终端处置?垃圾分类源头分类的动作看起来比较简单,但要从源头到终端、从社区到市场将逻辑理通,就需要政府支持、群众参与、市场机制等各项因素。

文一波介绍,目前桑德系旗下启迪桑德(000826)正尝试运用市场机制来解决垃圾分类问题:在开展垃圾分类的社区安排长期驻扎人员,每个社区均设立一个“好嘞亭”,每个亭配有2名工作人员长期驻守,引导垃圾分类。通过分类干、湿垃圾、有害废物收运车,以及终端处理系统,分类处理细分垃圾。再辅以激励机制,社区居民可以将可回收垃圾送到便民服务站兑换礼品,也可以通过“好嘞”APP预约上门服务。为解决成本来源问题,启迪桑德尝试让每个“好嘞亭”承担起社区的快递中转业务。在每个“好嘞亭”上,启迪桑德还预留出来一块大屏幕广告位,承接广告服务。

“单独做一个示范小区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在一个动作之后,还要考虑一个完整的链条,一个城市范围内的空间。”为使桑德式的垃圾分类能够持续推行,文一波强调“创造价值”。他期待未来能有更大的区域交给桑德,期待通过更新的商业模式让业务不断循环下去,期待消灭补贴,完全通过市场的方式在垃圾分类市场盈利。

在垃圾分类之外,互联网环卫是另一个入口。环卫与垃圾分类结合起来后,很多环节便有了可以借力拓展的空间:社区内是“好嘞亭”式的垃圾分类,社区外是道路、小巷的清扫、保洁、绿化、养护。社区内做的垃圾分类,分出来的部分通过环卫体系进行输送,送到相应基础设施分别进行处理。此外,互联网环卫作为一个重要入口,有着很多有效资源与信息,通过数据连接,可以为城市服务和社区服务提供帮助。

文一波表示:“我们在垃圾分类之外,已经开始收购物流公司、快递公司、物业公司,通过垃圾分类和互联网环卫,把这个城市连起来。依靠这两个入口,我们在和城市合作过程中会不断做一些新的增值服务,比如说城市维护、管理等等。”

后端处理

基于前述两个入口,桑德收到了大量餐厨垃圾、干垃圾、湿垃圾,需要有最终去处。“如果要做城市垃圾分类,却没有湿垃圾处理手段、没有有机废弃物处理设施,是非常困难的。”垃圾分类后,文一波将这些垃圾安排了各自的去处:

5.jpg

垃圾焚烧方面,启迪桑德垃圾焚烧发电总量接近5万吨,到2018年总的运营焚烧发电项目数量达20多个,同时建有大量垃圾填埋场。餐厨垃圾方面,启迪桑德在国内在建和运营的餐厨垃圾处理项目有30余个,垃圾分类环节分出去的湿垃圾可以进入这些处理厂,通过湿垃圾厂,还有可能将湿垃圾与城市污泥厂的污泥放在一起处理。建筑垃圾方面,目前综合利用率较低,但可能是未来重要方向,为此,桑德专门设立了建筑垃圾事业部,未来在建筑垃圾方面也会有配套的城市基础设施。农林废弃物方面,秸秆、畜禽粪便等物质,有城市废弃物处理中心承接。医疗废弃物方面,桑德也建立了10余座医疗废弃物处理厂。完备的各细分领域中端处理设施,为前端垃圾分类及环卫业务接通了更长的产业链条。

垃圾分类+再生资源+互联网

在实施垃圾分类的城市,桑德一定会设置再生资源仓配。在垃圾分类回收后,送到就近的再生资源利用场地,为固体废弃物找到去处,把垃圾分类和桑德原有的再生资源连接起来。

全面布局之外,在再生资源领域,桑德布设了两条细分领域“垂直线”:一是电子废弃物。目前,桑德电子废弃物回收处置量约占全国数据的25%,每年处理约2000万吨电子废弃物,未来还计划进一步提高比例。二是废轮胎。目前,桑德在国内已开始布点,已有三个回收利用厂在建。文一波介绍:“未来可能在全国范围内,围绕城市垃圾分类、环卫产生的再生资源和综合制造基地,在全国布一些再生资源区域性的收集和转运点。希望通过借助互联网平台,把中间商、“黄牛”去掉,使再生资源从信息化到物资流到终端处理都有比较流畅的过程。”除细分以外,桑德还做了一些综合性园区,让很多资源互相利用,让园区中的电能、沼气、水等物质都形成循环。

近几年来,再生资源也是启迪桑德的主打产业之一。除了衔接垃圾分类及互联网环卫,桑德在再生领域的商业模式和布局方面也做了一些新的安排:布局垂直领域,如废塑料、废纸、废有色金属、废钢、废家电等;建立易再生平台,打通线上与线下交流,提供价格信息、交易,使该领域物质流和资金流有序流动;利用有序的流动掌握大量信息,根据流动的区域特点,做一些自营买卖,如在交易量不大的时候在全国建一批大型仓库,回收符合标准的再生资源,在合适的时候卖掉。

围绕再生资源,文一波一直在思考如何在更合适的领域、更合适的地方布一盘能够走活的棋。 “我们要尽可能、尽快地打通,还要形成它自身的价值。比如洋垃圾的限制,使国内很多再生资源原料紧缺,导致很多再生资源价格暴涨,因此我们在东南亚选了一个地方,接受洋垃圾处理。目前,桑德在美国、日本已建立8个废塑料处理厂,之后可以输送到全球和其他地区。”

桑德固废大循环实践

“最终,我们希望把公司在固废领域的各个点,形成一个循环圈,从中体现出价值。”文一波说。

以新能源为例,桑德把新能源汽车的电池回收,建立电池梯次利用工厂,再通过废电池再生,把电池中的各种原材料找回来重新利用。目前,桑德在湖南邵阳建起10万吨废电池原料回收厂,能够将电池中的镍钴锂达到98-99%的回收率。与其他再生资源不同,新能源方面的回收在价格上完全可以自持并且盈利。未来,桑德还考虑在全国范围内做更广阔的布局,在回收手段上也挖掘更多的可能性,如将拆解后的汽车零部件也通过互联网平台连接起来,如将汽车门、反光镜、保险杠等各部件再生利用起来,使手中资源价值最大化,加入大循环。

长期以来,桑德挑选的发展方向在行业很多企业看来,都是某种意义上的“市场风向标”。针对“选市场”,文一波也有一套自己的规则:“我认为,一个细分领域,应该是300、500个亿的市场才值得进入。进入后,发展目标必须是数一数二。比如电子废弃物领域,我们用了一到两年的时间做到最大,汽车拆解领域也有同样的想法。”这套规则引导下,文一波确立起“全球唯一”的发展目标——希望建立起一个全球性的平台,不断拓宽企业面,在每一个方面做到最好、最强。文一波呼吁行业细分领域龙头企业为了共同的目标合作起来:“桑德希望和行业内的一些细分领域龙头企业,通过股权的方式,把领域做专、做深,把平台做大。我们希望做成一个大的互联网平台和大的产业平台,通过资本的纽带和产业链的纽带,和大家一起共同解决环境问题、创造价值,通过打掉中间环节,实现利益共享、实现共赢。”

现场互动

安信证券首席分析师邵琳琳:您怎么看待未来环卫市场的竞争格局?这两年是风起云涌,很多企业都在进入。还有,桑德希望未来实现互联网化的平台,在这个平台的搭建过程中,您感觉遇到的主要困难有哪些?

文一波表示,环卫大家觉得特别热闹,但环卫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低门槛。接一个单子、搞定一个城市很简单,但没有足够的可持续性是不行的。如果靠剥削环卫工人的方式不可持续,靠吃差价、讲故事,也不会长久。如果要做,一定要做得足够大。困惑方面,我认为一定要做成傻瓜型连接系统,去管理、去中心化、去人操作。此外,在跟第三方连接过程中,也有很多东西需要进一步优化,优化到所有人都认为我们这个平台特别友好、产生依赖。

专家观点

关注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官方微信
2017循环经济
展览会、论坛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